(★゚∀゚)ノ・.。*viva月台的美妝、食記與生活態度們・.。*ヽ(゚∀゚☆)
★美妝/食記/旅行/吐嘈/窄流行/Walking Shot/宅物/生活蹦蹦跳

★看官們的回應是小生我的最大鼓勵,可以的話請不吝給我意見,甘蝦甘蝦!

★小眾經營、切莫任意將文章作私人或商業用途 (†▼皿▼)泣。

✉ 飛鴿傳書:viksky99999@gmail.com

1134258303.jpg  

書名也有譯作「摩訶婆羅達」或者「摩訶婆羅多」的
還有我一開始(10年前......)接觸的版本(也就是上面的這本)叫做「105個王子」...

largef.jpg

(不過這次讀的是林懷民翻譯的這本)


仔細想想還真的是這麼一回事 

就像把源氏物語譯做「三個男人的戀愛故事」一樣<---當然這個書名是我瞎說的...)<---我很認真地這麼覺得...

因為這是足堪像紅學那樣受人研究的作品
也有人稱之為印度的伊利亞德
所以我很卑微地貢上我的心得...

事實上最先我接觸的是《羅摩衍那》這本書
當年我超級喜愛時報的《大史詩》這系列的書
大概是距今十年左右了吧
它啟蒙了當時我對大部頭民族文學的愛
也讓我感受到真的是學海無涯
這句話我到今天仍然深切且卑微地這麼覺得


1134258304.jpg 
然而
用個白痴一點的比喻就像是
海倫引起了派里斯的性欲不過斯巴達王把他關在牢裡要他自己打手槍一樣
那個年代我所能找到的譯本其實很少...
有的也因為太冷門所以圖書館根本沒有
八九年前我迷上源平合戰時台灣也還沒有《平家物語》的譯本
是說近年來宮尾登美子有了譯本
不過總覺得有點失去了古典文學的感覺...
我會再找時間仔細看一下的...

現今一般流通的摩訶婆羅達多是 Jean-Claude Carriere改寫的劇場版
不過那是個很浩大的工程;
「...《摩訶婆羅達》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書之一,也是有史以來幅最長的詩歌。
這部長詩以梵文寫成,有十萬多節,
每節有四行以上押韻的詩句──大約是聖經的十五倍長。
一九七五年的一個夜晚,
傑出的梵文教授菲利甫.拉瓦斯汀開始為尚—克勞德.卡里耶爾和彼德.布魯克講述《摩訶婆羅達》的故事。
然後,一九七六年,尚—克勞德.卡里耶爾著手撰寫劇本的初稿。」
----by博客來書介
印度人多認為這是影射俱盧之野的故事
其他也有很多種說法
不過這不在我的討論範圍內...

我其實滿認同蔣勳在序中提出的看法:
「印度的古文明魔力來自於他們直率地耽溺於人的各式各樣複雜而豐富的感官。
....因為他們比別的民族更貪戀過生活中欲情的種種,
因此也才比任何一個民足更懂得『幻滅』與『捨棄』,
也因此更有了對生命大徹大悟解脫的可能性。」
「我們總害怕穢濁將褻瀆了佛的經典。但是,佛的經典豈不正是要向穢濁之處說法嗎?
兩手潔淨的人如何領悟道德實踐的意義?
心靈潔癖到不容混濁的人豈有真正慈悲的領悟?
當我們太過目的性地閱讀佛的經典時,也可能忽略了領悟的過程中有太多個人的糾纏掙扎,
因此,領悟之後,不是要對他人的糾纏掙扎嗤之以鼻,
相反地,是從此生悲憫之心吧。」
跟我在最近一期討論《日本情色/華人欲望》的媒介擬想書中提到的一個概念有點像
所謂心靈界面本來就不是二元分法
關於人欲的追求及性靈的追求之高低?
因而我之前也看過所謂「打破Maslow迷思」的一種想法
果然喜歡語藝...Orz

其實我在閱讀時想到行政倫理老師說的一些事
偶爾我在聽老師說話時會在心中想著一些事
提出反駁
我邱歸邱 基本上我是尊重老師說法的
但是我覺得這些疑問是無法得到解答的
且我覺得人生於世上都會無可避免地犬儒
我知道我自己是的
我也很赧言大部份人應該也是的 只是合理化的辯駁也讓他們自己說服了自己
長久以來我期待能有人即使只是稍微說服我這些心靈也好
然而或許這真的無可解答
也或許之於人言
我傾向於在文字中尋找

附帶一提
我的淺見是其實我沒有特別喜歡莊子
我喜歡老子更勝之
「以正治國,以奇用兵,以無事取天下;
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後略)
無是一種虛無飄渺的淡泊
對我來說莊子太過做作(對不起  我知道你會原諒我<---吧)
老師說的那則化做帥哥去試探他妻子的那個故事
我記得沒錯的話是化做楚王孫(吧) 
逗引莊妻至其後羞慚自殺莊子並歌舞於墳邊的故事
但如果他心中無存貪嗔癡或疑妒念
他又怎麼會去作法試探愛
真可惜這不是莎的《皆大歡喜》 對人性的貪求知曉只會引人步向滅亡
耶和華都告訴那群移民別回頭看索多瑪跟蛾摩拉了!
(茶)
(以下對莊子的感想省略)
我意外地覺得老子在某個方面
有點像最近讀的Jeffrey Thomas的《Letters From Hades》的概念
中譯書名超怪
叫做《地獄人皮書》阿...(遠目)
這本書有很有趣的基督教義反思精神存在
下次再說

我離題了....

故事的敘述方式非常地妙
是由廣博---也就是莎特雅梵蒂與游方之子所生的孩子
也是由他開啟了一切的故事
他也交代了異母弟  香泰奴國王與恆河女神之子皮史麻的不滅至死亡過程

關於潘達伐跟庫拉伐兩大族的鉅戰已經是離他兩三代的故事了
雖然最為著名的是【薄迦梵歌】這部份
不過我偏好有修的修煉過程跟堅陣與父親(萬律之神Dharma)的對話
前者讓那種鍛造的過程更為戲劇化且暗示了天啟予潘達伐一族的正統性
後者則充分地展現出了那種關於「自然、正律、空無」的智慧
及對於涅槃之路的大無畏
我覺得是非常有意思的
而一但看了林懷民的譯本
(我對於那些投入翻譯這部頭書的人真的是五體投地
據說直至今日能完整譯出整部的專家學者還是在所沒有
真的是很艱困的一個工作)
就會想再讀更接近原版一點的口味
於是我去行天宮圖書館<--這真是陪我長大的好朋友(Bear Hug~)
借到了近幾年來台灣出版的譯本
譯者是黃寶生
是中國梵文學界的學者
(我們的老師也會教我們梵文哩 六字真言之類的 
或許老師以後可以考慮投入印度史詩的翻譯?)
離題...
(茶...)

或許我讀完這本後會對【薄迦梵歌】有更深的體悟


摘錄林懷民譯本中我很喜歡的幾段對話:

堅陣:你考我吧
聲音:什麼東西比風還快?
堅陣:思想
聲音:什麼東西能夠籠罩大地?
堅陣:黑暗
聲音:世界上活人多還是死人多?
堅陣:活人,因為死者不復存在
聲音:舉例說明何謂空間
堅陣:我的雙手合十為一
聲音:舉出痛苦的例子
堅陣:無知
聲音:毒藥呢?
堅陣:欲望
聲音:舉出失敗的例子
堅陣:勝利
(中略)
聲音:叛逆呢?人為何叛逆?
堅陣:為了追尋美,在生時,在死後
聲音:何為天下最偉大的奇蹟
堅陣:天天都有人死去,而我們還活得好像可以長生不老
(中略)
然後湖裡傳來的聲音說道:讓你弟弟們都復活吧。因為我是你父親,噠嘛至尊。
我是正道,節操,世界秩序的化身。




後面有段黑天與孔娣(我找不到正確的字)的對話我思考了一陣子:

黑天要孔娣告訴他要傳達給他的五個小孩(潘達伐五子)哪些話
(前略)
黑天:如果他對你說,你毫無憐憫之心呢?
孔娣:仁慈毫無威力,它的味道是苦的。要練出一副鐵鍛心腸,
因為憐憫是一劑毒藥 (指其不應再受無敵百兄第的欺凌)
黑天:我的身子呢?我可是疼惜自己的身子啊
孔娣:我會跟我兒子說 你的身體是美麗的,你的身體是高貴的,
可是你如果生來貪生怕死,你生來幹什麼?
像火鉅般燃燒吧,即使只光耀那麼一剎那,也不要沒完沒了的冒悶煙。












我還滿喜歡皮史麻的


我在想
我對人與人之間的偏執似乎沒有對書來得那麼多...
幹 寫完已經五點了
我還真他媽有病...


Vi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特爾特瑞
  • 寫的真不錯
  • 謝謝你的抬愛~!
    真的是學海無崖呀.....

    Viva 於 2010/03/14 00:20 回覆

  • 悄悄話